镗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镗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那年我们注定相逢二十二[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20:33 阅读: 来源:镗床厂家

憔悴,亦不如他所痛

挣开他的怀抱,刻意忽略那一瞬间的惊慌失措。我明白,他是太累了,这一个月怕是经历了太多。我小步走近他,轻轻的从后面抱住他“别怕,都过去了,不是么。”

或许是我这么抱着他给不了他安全的感觉,徐偌风还是把我拉到前面,抱住我。我可以感觉到他的颤抖。“雅琴,我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对不起。”他松开我,低着头。看着脚下。

“没事,你告诉我,这一个月,到底怎么了?”从他脸上凝固的忧,还有身体不自觉发出的颤抖,我感觉这个月一定发生了什么很大的事情,要不然也不会让一个原本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怕成现在这个样子。

眼前这个人,虽然外表还是如此,但早已褪去那昔日的阳光,浓浓的雾气笼罩在他的身边,淡淡的哀伤感染了周边的所有。那个男子的嘴终于开始浮动“一个月前,呵。”他自嘲的笑了下。我跟随着他,进入了他的回忆。。

那天,我被那个男人骗回了家,回到家里,全部的人脸上都是愁。我走到老妈的旁边坐下,“妈怎么了?”毕竟这是家庭会议,所以我也不好插嘴问些什么。一家人都沉着脸,让我渐渐感觉到不安。

“如果大家一致这么认为,那就由偌风去那个地方!”那个男人说话了,这一句话,打破了所有的宁静,老妈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格外难看。“还有,某些人不要再说什么反对的话。无效!”

我一直皱着眉头坐在那里,去哪,我也不知道。呵。但如果我知道的话,我一定跑了。只是,我没有那么聪明,呵呵。。“偌风还没有到那个年龄,能不能换个人,下次等到偌风成年再去也可以呀。”老妈的话有点让我莫名其妙,却让我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潜意识让我马上离开这个地方,我立刻站起来。准备随时跑路,却不想,我一站起来,几个家族里的长者就把我压住了,任凭我怎么挣脱都没有用。头上一下子被罩上了黑色的袋子。耳边还有那个男人话。“偌风,不是爸爸无情,而是没有实力,在这个家族,你根本呆不下去,就和你那个宏达表弟一样,被家族遗弃!”被遗弃?宏达被遗弃?这一句话在我脑海一挥之不去。

第二天起来,呵呵,哈哈!我终于知道那个那么神秘连自己儿子都不告诉的家族是什么家族。身边一个个彪形大汉用武力告诉我,一个地下钱庄的少主,如果没有足够的武力保护自己,就要永远的退出。那天开始的半个月,我开始没完没了的练习自己的体力,他们的拳头,没有任何的虚假,一拳一拳的打在我的身上,几次都差点让我窒息!没有办法,我只能忍着,因为打不赢他们,我根本回不去。

那是,我才知道,那个男人身上那么多道疤是怎么来的,那不是刀伤,不是枪伤。而是被人打烂了皮,无法完全复合的摸样,这就是父亲么?为了地下钱庄的所有财富归集一声,而不惜自己儿子的生命为代价么!我终于明白宏达为什么说是被家族所遗弃。

在那个地方,四处都是山,就只有十一个人。除了我,就只有十个身形比我大一倍的男人。每天不是对我拳打脚踢,就是把我吊着不让我正常睡觉,有几次,差点点就因为脑充血而丧命。但这几个人根本不管我的死活,每天做着依旧的事情。

怪不得老妈当时的脸色那么难看,在那个山里,除了要保命之外,还得防止伤口感染,没有正规的药剂给你及时的治疗伤口,那种感觉不是任何人都懂的。开始的半个月,就是地狱,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折腾的不行。后来,每天晚上,他们睡了,我就在一旁拿石头划石头,尽量的弄出锋利的一面。就这样,在怕他们发现和愤怒中,又度过了近半个月。

后来,我找到机会,一天晚上,用石头锋利的尖角,一下一下刺进他们的咽喉。虽然胜利的不光彩,或者说没有达到他们想要的目的,但始终我是赢了,地下钱庄那种肮脏的地方,也不需要什么光彩不光彩的。

从他们的身上找到地图,我并没有急着下山。既然他们全部都死了,也就没有必要那么急了,我找了个舒服的地方,睡了一个晚上,这一个月以来,最安稳的觉。我不敢想象,我该去怎么面对自己的亲生父亲!心里对他的,不再是以前那种敬畏,而是不屑,和恨!无限的恨,恨不得杀了那个男人,恨不得毁了那个家族!

下山了,下面有人接我。他们看到我的样子除了吃惊还是吃惊,只是有的是吃惊我的衣着,有的是吃惊我怎么可以这么快下来,甚至从一些人的眼睛里,我看见,他们所吃惊的是我怎么能活着走出这个地方!!呵呵,在他们眼里,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又怎么会打得赢这是个彪型大汉!

到了家里那个男人走过来,眼睛里的笑意让我恨不得现在就杀了他。“偌风,这次不错,很快,比爸我快了一个月。”他很欣慰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就明白了,他原来也是靠那种不择手段而获得的胜利。

有一个人走了进来,神色慌张的在那个男人耳边嘀咕了几句,那个男人的脸色立刻变了。然后用那伪装的笑容看着我。“别这么看着我,我会想要你的命。”丢下这句话,我就回了房间。

徐偌风的眼泪汹涌而出,这个男人也有这么脆弱的一面。我不自觉的靠近他,伸手帮他擦掉了脸上的泪。“别这样,过去了,那一个月,都过去了,现在不是很好了吗,你已经回来了。”我似乎可以从他的脸上感觉到他的痛。还有那份对亲情原本置信不疑的那份感伤。“偌风,不管怎么样,我们这些朋友都是站在你这边的。有多少痛,我们都可以为你分担。”

他看着我,一动不动。突然笑了。“噗,你这小脸上露出这种表情可不好,还是开心点吧。”明白了,明白了他这一个月的痛,我的心里变得更加的沉重。难道做人要背负这么多东西么?我是不是要庆幸,我是个女孩,是不是要庆幸,我只经历了诺的那一遭。

我的眼神一暗“别这样笑,一点也不好看。”原本,笑容是给人一种舒心的感觉,如今,这笑容却让我心情一落千丈。就这么听着他说,幻想着这一个月来他所经历的这一切,心寒。。除了心寒就只剩下不忍。。“我们回去吧,在这里说了这么久了,小佳一定急坏了。那个孩子。”

是幻觉吗?为什么我觉得,我也成熟了?徐偌风,作为你的红颜,作为你的知己,你的一切,我都会好好地保存,包括你那颗伤痕累累的心。“恩。”淡淡的一个字,传到我的耳边,随后,因风而逝。

“死宏达,你快去找你哥回来。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原来你啊!啊!你想追雅琴是吧,你要是不讨我开心,想追她,你做梦去吧!”还没有走到,就听见小佳的狼嚎。我和徐偌风嘘嘘对视,不由的脑子上都滑下三滴汗。

徐偌风已经收起了刚刚的颓废,一改成阳光少年。成熟过后,就是这厉害的伪装么?“小佳,怎么可以欺负我弟弟呢。”偌风眼中都是溺爱,看不出任何的伪装。感情的受伤,也唯独家人的背叛来的痛吧。

“偌风哥哥。”一声,然后扑到徐偌风的怀里,我却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徐偌风的眼睛,他的眼里闪过一瞬间的痛,眉尖也是一瞬间的皱,但这仅仅只是一瞬间。下一秒,他的脸上就只有宠爱。是对诺妹妹的宠爱,还是装出来的?我不知道,也不愿意去体会、明白。“你和雅琴去干嘛了,去了那么久,马上就要两点半了。我还有好多话和你说呢,现在倒好,马上要去考试了。”她嘟着嘴。一脸的不满。

我无奈的笑了笑,肩膀上重了,我一看,一只手臂搭在上面,手臂的主人正笑眯眯的看着徐偌风和小佳他们,徐偌风微笑的看了下我和宏达,似乎允许的点点头。“好呀,那等小佳考完试,再和偌风哥哥说,好不好。”虽然不解,明明作为朋友,作为知己,我们可以站在同一战线,可是如果要我和宏达作为恋人,我觉得,这并不合适吧。

“这样啊,好吧,那等我考完。”小佳今天似乎有点过度兴奋“雅琴,走,我们考试去。”

被逼无奈啊。。耸了耸肩膀,也只能被她拖着走了。“小佳,你慢点。别跑,要不,你松手再跑。哎,你慢点呀,这样我容易摔跤的。。”

(未完待续……)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