镗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镗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为什么蔡济民要敦请黎元洪出任总统一职

发布时间:2021-01-07 13:07:47 阅读: 来源:镗床厂家

为什么蔡济民要敦请黎元洪出任总统一职?

黎元洪(1864-1928),字宋卿,湖北黄陂县夏店(今属大悟县)人。1894年参加中日黄海之战,舰毁落水获救,1896年随张之洞回鄂。1906年,擢升暂编陆军第二十一混成协统领兼管马、炮、工、辎各队事务。武昌起义胜利后,被推为湖北军政府都督。1912年1月,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当选为副总统。1914年6月,兼任参政院院长。1916年6月,袁世凯死后,继为大总统,次年被迫弃职。1922年复任大总统,次年辞职避居天津。晚年致力于实业。

有关蔡济民敦请黎元洪出任都督一事,先贤诸人多有论述。

蔡济民(1887-1919),字幼襄(幼香),湖北黄陂人。先后加入日知会、共进会、文学社、同盟会等革命团体,并任新军二十九标军队同盟标代表,同盟会鄂支部参议部部长。积极促成文学社与共进会联合领导起义,被推为军事筹备员。1911年,蔡济民约集各标营代表10月10日上午在莲溪寺集会,决于当晚发动起义。是夜,蔡身先士卒,率部猛攻清督署。鄂军都督府成立,蔡推黎元洪任都督,后建议成立谋略处,以会议制形式发号施令,再后任各部总稽查等。民国建立后,先后任军务部参议长、军务司司长等职。1915年,孙中山委蔡为湖北讨袁军司令长官,黎元洪在1916年继任大总统后,电邀蔡入都,任为公府顾问,并行授勋典礼,授蔡首义元勋,勋二位,陆军中将,1917年,孙总理建军政府于广州,任蔡济民为鄂军总司令、鄂西靖国军总司令等,主持湖北的护国、护法活动。1919年1月在利川被川军杀害。蔡遇害后,孙中山批示为蔡复仇,时任陆海军总裁大元帅府秘书长的胡汉民撰写了内容翔实的《故勋二位陆军中将鄂西靖国军总司令蔡公济民传》。1922年黎元洪第二次任总统,追赠蔡和刘公为陆军上将。1927年国民革命军底定武汉,鄂省府决议公葬于武汉市卓刀泉,立碑墓前,辛亥元老、国学大师章炳麟撰造了气势恢弘的《勋二位陆军上将蔡君墓誌铭》。1951年,时任湖北省人民政府主席的李先念为蔡济民之孙蔡礼贤颁发了《革命军人牺牲证明书》。任鄂军都督府叙赏长的李西屏称“蔡是首义的实际领导人”,历史学家冯天瑜则定格蔡济民为“湖北军政府初期实际领导人”。

余杭章炳麟撰《勋二位陆军上将蔡君墓誌铭》[1]曰:

呜呼,中华民国之起,岂容易哉?始以十数烈士,裸股肱,决肝脰以争,而亡小效,回洑七八年,逎有武昌倡义之事,其军中能者,则以黄陂蔡君为枭,然起于什伯之长,非有连营巨屯为之藉也。奋其虓阚,而虏帅辟易,江汉以清,于是民国始有营垗。君之功,汉二十八将侪也。宜充将帅,填安封畿……君天性禁忌,当武昌建军府时,诸将谒都督或横刀抵书臺而诟。而君事上独不失纪,黎公于是亲任之不衰。”

番禹胡汉民撰《故勋二位陆军中将鄂西靖国军总司令蔡公济民传》[2]称“武昌首义之盛业时,孙武受伤甚重,军事无人主持,人心皇皇。黎黄陂在起义前充混成协协统,颇得军心,公即请黎公出任湖北都督。黎受事两日,公窥其隐衷,犹有怀疑,于会议之际,慷慨进言曰,公已负此责,而态度不明,则人摇惑,大事去矣,事败而死则不如与公同尽于今日。黎公曰,予今日决矣,祸福与诸君共之。当即剪去辫发,以为表示。……民国元年二月二十七……等勾结乱兵,以逐孙武为名,四出抢劫,畏公执法严,欲害公以绝后患,猝

起执公与其弟则民。黎公得信,遣人往谕乱兵,如有害蔡某者不赦,乱兵始解公至都督府。……黎公以公曾代理(军务部)部务,因复任公为司长。公辞不就任,黎公再三劝勉,公始任事。一切措施视代理部务时尤有加焉。旋以积劳致疾,请辞去司长职务,黎公亦知公过劳,勉徇其,请特聘为都督府高等顾问。改进团马队之变,黎公欲穷治,经公力争,保全者千人……嗣南京事败,乃亡命日本。公生平最亷洁,执政于湖北几两年,毫无私蓄。幸得黎公前助川资数千元,抵东后尚余日金千元,乃节衣省食,刻苦自励。袁氏屡遣人游说归国,均不为动。帝制发生,公奉今大总统孙公命,任公为中华革命军鄂军总司令……袁已天诛……黎公继任,电邀公入都,任为公府顾问,公斯时始领补官,饬令行授勋典礼。公屡言,官僚误国,须与民党携手,始能有为。”

李廉方在《辛亥革命首义记》[3]中记录了起义次日上午的情况:“先是黎元洪被拥至楚望台,李作栋乃往访谘议局,谋立军政府,晤其局员万毓昆,托其延议长汤化龙来局会议。万去后,总督署既下,武昌占领,蔡济民、高尚志、陈磊等十余人,亦至谘议局,其时局中人多星散,亦有避匿不见者,惟驻局议员沈维周出而接洽,蔡等乃提三事相商:(一)借谘议局设军政府;(二)请汤化龙担任政府工作;(三)请谘议局接收武汉财政机关。沈不能决,偕陈磊往访化龙,化龙出,寻乃始得。化龙于是日午十一时(二十日)许,约其副议长张国溶、夏寿康,议员阮毓崧、刘赓藻、胡瑞霖及秘书长石山俨等以俱来。蔡等相与谈话,不得要领,化龙问革命军首领何人,蔡等答以统领黎元洪,化龙乃商刘赓藻往迎黎,时黎已先至楚望台。”据此,皮明庥认为:这一记载清楚说明,十一日上午并未召开推选都督的正式会议,在革命党人和立宪派人交谈中,提出拥黎为“首领”的是革命党人蔡济民等,而不是立宪派刘赓藻。[4]李承弘,李若男撰《名在国勋的李翊东》 [5]中描述道:“父亲李翊东响应工程营第一枪,带领陆军测绘学堂百余名学生军参加首义的生动描述,是我小时候听父亲测绘学堂的同学

、好友冼百言在我家做客时多次谈到的……攻督署整整打了一夜,直至次日凌晨才分区攻下了全武昌城,取得了武昌首义关键性的胜利。正当我们在楚望台兴高采烈庆祝初战大捷时,只见黎元洪被一伙人拥着往楚望台方向走来。讲到这里,父亲在一旁插话道:‘有人说是我把黎从家中床下挟出来的,绝无此事。’冼伯伯这时笑着说,我可以为你作证,对他人的说法不必介意。他接着说,你父亲和我都是第一次见到黎元洪,黎当时穿一件米色长袍,哭丧个脸,神色仓皇。你父亲还诘问道:‘奇怪哟,黎统领怎么搞成这个样子呀?’这时有人高声呼叫‘请统领下令指挥作战。’黎的执事官王安澜出面阻拦,炮兵中有人要拔刀杀王,一时场面混乱。你父亲这时大喊:‘这里不便下令,可以到谘议局去商量。’这一提议得到众人同意。我们测绘学堂大多学生也路着一大群人拥着黎元洪到了谘议局,也就是现在大家叫的‘红

楼’。在一楼大厅里那场面真叫热闹,各式各样的人都有,如前清议员汤化龙,像黎元洪这样的清军旧官吏也不少。虽然革命者众多,但大都是毫无政治经验和阅历的下级官兵和青年学生。我是随你父亲去看热闹的,真没想到这会是一次公推首义都督的历史大事件。当时大家七嘴八舌,议论纷纷,还真是不分等级民主得很哩!有人提汤化龙,有人提吴兆麟,但他们都坚持不干,一个说不会用兵,一个说资历太浅。最后蔡济民推黎元洪为都督,得到在场大多数人拥护,有人还鼓掌表示欢迎,你父亲在场也没反对。此时许久没说话的父亲打断冼伯伯的话说:‘不是我赞成,而是当时实在找不出合适的人。首义前会议定的黄兴、居正远在上海,刘公、蒋翊武不知下落,孙武受伤在汉口,刘复基又在起义前被杀,当时在革命党人中实在找不出一个能服众的人选。黎身为协统,在当时全省军队中职务最高的汉人就是他,他平常还算清廉,统兵也有一套。加上是蔡济民推举的,蔡是首义的实际领导人,大家碍于面子,所以没有人提出异议。’”

贺觉非,冯天瑜撰《中华民国军政府鄂军都督府成立》[6]称“武昌首义,革命党人仓猝起事,获得了占领省城的空前胜利。此刻,摆在党人面前的严峻任务,是建立新政权。”“按照文学社、共进会1911年9月下旬召开的联合会议确定的计划,武装起义翌日,各方面的负责人应齐集谘议局会商大计。10月11日上午,经一夜激战的党人,陆续赶到谘议局。” “与会的起义军人有蔡济民、张振武、李作栋、高尚志、陈宏浩、吴醒汉、徐达明、邢伯谦、苏成章、黄元吉、朱树烈、高震霄、王文锦、陈磊等。蔡济民对大家说:‘起义已初步成功,目前最要紧的是重新组织政府,不能这样群龙无首;光武昌起义是不行的,必须马上通电全国,呼吁响应;安民告示更非马上发出不可。我们一定要找一个德高望重、为全国所知的人,才能号召天下,免得别人说我们是‘兵变闹事’’。有人插言:‘我们不是已经推定了总理和总指挥吗?’蔡说:‘原来推定的诸人,目下都不在武昌,缓不济急。’于是与会者提议通知谘议局正副议长和驻会议员前来开会商讨。”“10月11日下午1时许,在谘议局举行联席会议参加者有首义革命党人、湖北谘议局议员及绅商代表。其时武昌的局势是:革命党人领导的军队已控制武昌全城,但主要干部都不在起义现场:‘刘公隔绝在汉[汉口尚未收复],孙武炸伤,总司令蒋翊武出亡,副都督刘英远在京山,詹大悲、胡瑛在狱,居正、黄兴、谭人凤、宋教仁俱在港、沪,杨时杰在京,各军领袖,佥以资望浅,谦让未遑,仓猝不得人选。’在这种情况下,汤化龙等人出席革命党人主持的都督人选会议。”“关于都督人选,军队同志提议推举黎元洪”。“会议决定,谘议局由刘赓藻为代表,党人由蔡济民为代表,往迎黎元洪(蔡、刘与黎元洪均系黄陂人)。他们先往黄土坡黎元洪部属刘文吉参谋家中,得知黎已被新军士兵从

谢国超家中寻出,拥至楚望台,蔡、刘等人又赴楚望台,迎黎元洪到谘议局与会。”“黎元洪到谘议局后,会议继续举行。与会者新增吴兆麟、邓玉麟、向讦谟、李翊东、方兴和等军队同志。蔡济民同吴兆麟交换意见后,正式提出推举黎统领任都督,汤议长负责民事。蔡济民说:‘两公为湖北人望,革命一定容易成功。’大家鼓掌赞成。但黎元洪仍推辞,说:‘此事体太大,务要慎重,我不能胜都督之任,请你们另举贤能。’众听罢哗然,黎元洪暂退会场。会议继续论辩,激烈者如张振武说:‘黎如此不识抬举,干脆另外找人。’邓玉麟力主耐心等待。”“武昌起义猝然爆发,革命领导者或病(如刘公)、或伤(如孙武)、或避(如蒋翊武)、或牺牲(如刘复基),革命军总司令部原有二十一名干部,起义时在武昌参加战斗的仅蔡济民、吴醒汉二人,而孙中山、黄兴等全国性革命领袖则远在国外或香港,起义者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这种带有很大偶然性的特殊形势,当然是黎元洪出任都督的重要原因。但是,黎元洪取得都督位置,又并非纯属偶然,早在起义之前的几个月中,湖北党人议论起义后的都督人选时,便多次考虑过黎元洪。”“在秘密运动期间,湖北革命组织文学社、共进会对都督一席,各有打算。共进会认为,刘公为同盟会员,又系共进会的发起人之一,且以第三任共进会会长资格回鄂主盟,成为同盟会法定都督。虽然刘公表示放弃,但在9月底的联合大会上,再度被选任总理,负责民政,以示有别于军民两管的都督。刘公平时不大出面,与同志接触不多。

从魄力、胆识、资望看,刘公任都督一职均不理想。”“文学社当然属意蒋翊武。但蒋本人以为,湖北起义,都督一席应属鄂人,如吴禄贞、蓝天蔚在此,自然众望所归;次如刘公、孙武、蔡济民亦未为不可,又恐力有不逮。这样,蒋翊武等党人在有关会议上,曾提名黎元洪为未来的都督人选。据万迪庥(1889~?)二十世纪四十年代致曾省三的信中说,辛亥三月(公历1911年4~5月间)在赴武昌洪山宝通寺的一次会议途中,蒋翊武说:‘今日之首脑会,为推举黎元洪为临时都督。’到宝通寺后,蒋翊武、孙武、蔡济民、万迪庥等都登上洪山宝塔,在塔内,‘蒋翊武推举黎元洪为都督。’因这段史实事关重大,特将《万迪庥与友人论辛亥起义节要书》摘其大意如下:推举黎元洪为都督一节,未有能明白记述者,使后世作史者引为疑案,不得不有所陈说。辛亥春三月,洪山宝通寺各标营队代表会。蒋翊武嘱刘九穗约迪庥赴会,刘对迪曰:革命党人均士兵或正副目,下级官不多,中级无人。前蓝天蔚任三十二标统带时,曾推渠为都督,现蓝远隔奉天;吴禄贞最为适当,但一时不能南下。党人知识不是不如黎元洪,但不够号召天下,诚恐清廷加以叛兵或土匪罪名,各省不明真象,响应困难。且黎平日待兵较厚,又属鄂籍将领,只要推翻满清,似无不可。蔡国桢同志因着排长制服,留塔下守卫。蒋翊武提推黎元洪为都督,刘九穗一如前说,各点头赞成。迪庥回答仍感不安,越日向蒋、刘提出疑问:蒋同志既为文学社首领,文学社人数又多,何不推为都督?蒋答:‘在湖北举义,自以湖北人为领袖适宜。’迪庥又说:‘既然如此,蔡国桢(即蔡济民)亦可为之。’蒋始郑重告迪庥曰:‘革命团体,前有日知会、共进会,以及群治学社等,孙武、刘公、季雨霖均可推为都督,革命党人之不争权夺利,以免将来发生裂痕也’。有些人怀疑万迪庥回忆的真实性,然考之以其他当事人的回忆,其说基本可信。如孙武1938年在一份手稿中写道:‘辛亥五月初一在长清里九十一号的机关召集干部同志潘善伯、邓玉麟、丁立中、彭楚藩、李春萱、谢石钦、梅宝机、牟鸿勋、高固群、钟雨庭、马骥云、钱芸生、徐万年、孟法臣、徐北宾、方兴等’开会,‘湖南焦达峰、黎意达、杨晋康等亦遇会’。会上‘决定本年冬季起义,以保定秋操后’举行。并且,‘推举黎元洪为都督此会决定也’。首义参加者胡祖舜也回忆说:‘余忆首义之前,蒋翊武曾一度提议元洪为未来都督之人选问题;众议虽无任何决定,然亦无人反对。元洪之被拥为都督,非偶然也。’”

南宁多动症医院

甘肃人流医院

武汉疱疹医院

长春癫痫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