镗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镗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乌鲁木齐煤矿事故乌鲁木齐一煤矿采空区冒落16人遇难11人受伤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25:33 阅读: 来源:镗床厂家

乌鲁木齐 煤矿 事故 乌鲁木齐一煤矿采空区冒落16人遇难11人受伤

10月24日晚上11时30分,位于乌鲁木齐市米东区铁厂沟镇的一处煤矿发生采空区冒落事故,造成16人死亡、11人受伤。

事故发生后,自治区政府、新疆煤矿安全监察局、乌鲁木齐市相关负责领导迅速赶往现场指挥救援。

25日凌晨1时记者赶到乌鲁木齐市米东区石化医院,已有救护车陆续将伤员送到这里。“事故挺严重的,有的矿工从煤矿里抬出来时就已经遇难了。”一名救护人员说。

据在石化医院负责抢救工作的乌鲁木齐市卫生局副局长王刚介绍,除石化医院外,自治区人民医院米东医院、自治区中医医院等多家医院都已派人赶到事发地参与救援。

截至25日凌晨2时,石化医院共收治9名伤者。据该医院急诊科医生寇斌介绍,目前收治的伤者主要表现为神志不清、头晕、恶心、呕吐及四肢无力,“这9名伤者中,一位名叫刘小东的伤者伤情较为严重,已经出现意识丧失症状,其余伤者则暂时尚无生命危险。”

25日凌晨2时30分,石化医院收治的9名伤者已全部送入高压氧舱接受治疗,“目前还不能简单地确认为一氧化碳中毒,他们中毒的气体属于混合气体,我们通过高压氧舱的治疗方式,将伤者体内的毒气排除。”寇斌说。

采访中,28岁的伤者石磊告诉记者,发生事故的煤矿叫东方金盛工贸有限公司沙沟煤矿,当时工作地点距离外界有长约两公里的巷道,“我听到有人喊快跑,扔下东西就往回风巷跑,刚跑了没多远,一股风浪过来,我就晕过去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救护车上。”

凌晨3时15分,记者赶到事发地——米东区铁厂沟镇东方金盛工贸有限公司沙沟煤矿。救援人员正在陆续下井进行救援,不幸的是,此时在井下发现的被困矿工均已丧失生命体征。截至4时03分,最后一名即第16名遇难者遗体被抬出。

记者了解到,事故发生时,共有33人正在井下作业,其中6人自行安全升井,27人被困,被困者中11人受伤、16人遇难。

目前,事故具体原因的调查及善后工作正在有序开展。

现场

工友回忆:发现他时双手伸向前方

[24 日23时50分左右]事故发生十几分钟后,准备上大夜班的张进禄带着20多个工友朝井下跑去。在接近作业区的地方,张进禄发现了第一个人——前一晚还一起聊天的老李,他已经遇难。见此情景,一个工友哭了起来,张进禄忍着眼泪呵斥:“哭什么哭,先救活人。”

张进禄领着人继续往前跑,1个、2个、3个……都没了气息,直到发现第五个人,是刘小东!有呼吸!张进禄连忙把自救器给刘小东戴上,随着新鲜氧气的输入,刘小东咳嗽了一声,张进禄一下掉泪了,“兄弟,扛住,我们来救你了。”

25日凌晨4时03分,张进禄将第16具遗体抬出,是老王,发现他时,他的双手伸向前方,“他在努力向前爬……”张进禄哽咽道。

[25日凌晨2时]在米东区石化医院急诊病房,终于找到丈夫的王小慧扑通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虚弱的丈夫秦晖微微摆了摆手:“我没事,我没事。”

秦晖和王小惠都是沙沟煤矿的工人,两人今年8月从贵州老家来到这里,“想着煤矿工人工资高,存点钱让孩子上学。”

事发时王小惠在宿舍睡觉,是工友叫醒了她:“煤矿出事了,你老公还在里面。”

王小惠穿上衣服跑向工地,得知丈夫已被送往石化医院后,她又疯了似地朝医院跑去,“我跑了快1个小时才跑到柏油路上,一个私家车把我送到了医院。看到他没事就好……”

[25日清晨5时]“老李呢?我咋没见他?”在石化医院,经过抢救,刚恢复意识的蒋爱国就问陪护他的工友马旭身。

听到老李已经遇难的消息,蒋爱国转过头去,沉默了许久。

“当时我和他拉着一起往外跑,突然一股强大的气流把我们推到墙上,然后我就晕了过去。”蒋爱国回忆说。

蒋爱国说,他和老李是甘肃同乡,“走的时候还给双方家人说会互相照应,现在出了这事,我咋给他家人说……”

矿工质疑:煤矿有隐患不是一两年

在为工友的伤亡感到悲痛的同时,东方金盛工贸有限公司沙沟煤矿的工人也提出了质疑,之前发生事故的矿井井下已经成为采空区,有发生冒落的可能,“如果及时消除这个安全隐患,也不会发生这种事。”矿工吴强说。

矿井内早就形成采空区

记者查询资料发现,沙沟煤矿原属乌鲁木齐市米东区东方金盛工贸有限公司。2011年6月21日,乌鲁木齐市米东区东方金盛公司和甘肃省电力投资集团辰旭公司举行签约仪式,达成东方金盛沙沟煤矿资产转让意向。自此,沙沟煤矿易主,成为甘肃省电力投资集团(以下简称甘电投)旗下资产。

据矿工介绍,沙沟煤矿年产能力90万吨,今年4月,甘电投将沙沟煤矿承包给一名浙江商人,承包期3年。今年7月,沙沟煤矿完成员工宿舍、架线等基础工作,并于8月开始下井作业,“还没有正式采煤,主要是井下打眼之类的工作。”矿工王虎说。

王虎说,在井下两公里长的巷道尽头,是个巨大的煤矿采空区,“我来这个煤矿两年了,但有20多年的煤矿工作经验。这个采空区是个巨大隐患,一旦塌陷,光那股强大的有毒气流就能要了人命。”

“浙江老板承包前采空区就存在了,存在好多年了。”矿工马龙来沙沟煤矿也有两年了,“这两年时常有煤炭、安监等部门到煤矿视察,我们不清楚他们(煤炭、安监等部门)知不知道这个隐患。”

曾计划打井解决隐患

在矿工马龙看来,消除采空区安全隐患比较好的方法,便是向采空区打井,“这样可以保证采空区空腔内气流流动正常,即便出现冒落事故,被压缩的强大气流也可以从井口扩散出去。”

“采空区的隐患,甘电投曾经计划解决它,解决措施就是打井。”马龙说。

马龙说,甘电投曾专门找来设计院针对打井工程进行设计,整个工程造价要1000万元左右,“但后来这个井他们(甘电投)只打了一半就停了,具体原因不清楚。”

“原本期待甘电投把井打完,这样下去干活踏实点。没想到今年4月甘电投又把煤矿承包给了浙江商人。”矿工孙洋说。

孙洋1年前来到沙沟煤矿,他说,可能是因为知道存在安全隐患,矿上对安全措施抓得很严,“当天我们下午5点半下的井,下井前我们还专门进行了安全演练。原本到晚上1点我们就能下班了,谁知道出了这个事。”

孙洋每次下井都会仔细检查自救器,“这里面有够呼吸几十分钟的氧气。”事故发生时,在快被毒气熏倒时他打开了呼吸器,才得以存活。“气流其实就5分钟左右,但足够要了人的命。”

10月25日、26日两天,记者多次前往事故发生地、医院、煤炭局等处求证上述矿工说法,但均无进展。

26日下午,米东区煤炭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采空区)隐患不是一天两天了,是好多年前就形成了。”

当记者询问煤炭局等相关部门是否要求该煤矿整改时,这名工作人员短暂沉默后以没有接到宣传许可为由婉拒了记者的采访(所有矿工均为化名)。

合肥摩托车抽水泵

广东干雾灭菌

合肥视频存储内窥镜

广州泡虾

相关阅读